umm。随心写作派、清水派,站定雷安不动摇,布伦达归我!

【雷安】后知后觉式恋爱

#站定cp交党费
#信口胡诌式文风
#甜的,不然我怕被某人打死【……




“我们解cp吧。”

安迷修看到消息时心情有些微妙。

当初雷狮在表白时他就顺着亲友群里各位的起哄稀里糊涂地应了下来,本着“两人本来就没打算谈网恋,之后依旧个自浪算了”的想法继续过自己的生活。曾经有亲友打趣说要不是亲眼目睹,他都以为他们俩还单身。那时候安迷修笑了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比较好。

反正就只是挂了个名而已,情头没带空间没秀主权也没宣誓过,有什么难分难舍的?安迷修抓回游荡在天外的思绪,心情就像在讨论午餐吃什么一样回答。

“好。”


其实安迷修和雷狮的初次相遇并不愉快。

那是安迷修在遭遇高三磨炼之后第一次接触网络,被同学邀请进群时他以为是什么聚餐活动又要他陪着参加,结果发现这群里分布着全国各地的人……这样聚在一起好像很困难的样子。

接着他就看见有人在刷屏。

用“哈哈哈哈哈哈”刷屏。

世风日下,伤风败俗,严重影响社会风气。这么想着,安迷修毫不犹豫地码出了刚才心里想的话。

出人意料又是在情理之中的,那人接了话“新来的,你不觉得不先自我介绍是很没礼貌的事情吗?”

难不成不仅不欢迎新成员还影响风气是件有礼貌的事吗?安迷修有点气结。是我还好要是吓到小姑娘了怎么办?

“阁下认为刚才自己的形象很和时宜?”

之后好像很理所当然地冷群了。

那人在故意晾着自己让自己尴尬。推测一出安迷修更加生气了,刚准备扔了手机去做饭消消气时看见了同学的短信“欸,这雷大爷居然和你说话了?”

安迷修觉得莫名其妙,说话有什么奇怪的?“他以前不和群里人沟通的吗…”

“不是,他只和自己关系好的那四个玩。如果那几个没在他才不在群里说话。”

……这种人这样的语气我宁愿他别说话。安迷修暗自腹诽。意思意思扔下手机打算去给自己做顿好吃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观察到那个叫雷狮的其实是个……无标准无原则的人,看到好处就要抢什么的简直就像是土匪窝里窜出来的。虽说情商挺高能力也不错但是奈何他们三观不合,能相处得好才有问题。

而且那家伙总是爱找自己的茬,怎么可能有好印象?安迷修时常盯着屏幕发呆,和同学小窗聊时总被打趣说他就爱看不可能在一起的两个人在一起,也就默默翻了个白眼没再说话了。

结果一语成谶,还就真被表白了。

四月一号玩真心话大冒险的表白,能算数吗?

答案是,能。

算了,反正也就当是挡其他人表白的工具了。这么想着他突然觉得豁然开朗,雷狮一定也是怎么想的,自己能推测出来简直是太机智了。


雷大爷挺郁闷的。

他没想到那傻子直接一口答应了,都不带考虑的。

回溯到一年前,虽说自己那时候也就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表白的,可是就莫名其妙地开始在意了。这种感觉经常让他感到烦躁不安,可细细想来也是自己作死才会主动开始关注人家,怨不得别人。总不可能天天缠着人像个小女生一样说什么“我喜欢你,表白才不是闹着玩的。”这种话吧?那还不如要了他的命。

于是卡米尔很淡定地见到了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的雷狮。

大概是打开门的方式不太对吧。

在卡米尔关上门后,雷狮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群聊编辑文字一气呵成。“暑假面基吧?刚高考完,我有时间。”


坐在去面基的火车上,雷狮望着窗外自然而然地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其实雷狮以前关系是挺多的,虽然脾气不怎么样但奈何能力过硬,迷妹亲友一抓一大把。久而久之雷狮觉得有点烦,毕竟看见人之后连名字都没印象就被卡米尔提醒说是哪个聊了一句话就扩了关系的人…搞得好像自己记忆力衰退了一样,加之太难记。所以他索性就清了下关系列表。

还顺手加了个人进去。

他还记得当初和安迷修提扩关时,果不其然遭到了对方的各种怀疑,甚至说出了“你不会是被盗号了吧?”这种话。着实让他差点和他打一架。

在四月一号时他曾和安迷修私聊说“要不我们再扩个关系?”却被一句“不是已经是宿敌了吗怎么还扩?”堵了回去。

索性他就在群里直截了当地表白了。其实再加个cp关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日子照常吵吵闹闹。除了偶尔的特别关心之外雷狮找不到和以前有任何不同,但是好像又有那么一点不一样。他说不上来。

火车在铁轨上疾驰,窗外的风景从正午到傍晚,下车时夕阳刚下山,晚霞渐渐变暗。

好巧不巧,他也不知道安迷修就在他报考的大学上大一,而面基地点恰巧就定在了这地方。

也算是命运的推波助澜?雷狮看着不远处站牌下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没见过安迷修的照片,安迷修也应该不认识他,但此刻他却又偏偏一眼望见了——那个人穿的件衬衫是他在带卡米尔买甜点时在对面橱窗看见的,觉得符合那家伙的审美观就顺道买下了。现在瞧着,果然看起来不错。


安迷修在站牌下等人觉得有那么一丝的激动,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搞得像要接一个和自己一起回家的人似的,前一天还特意把家里重新打扫了一遍。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顺手挑了这件衬衫穿上,这衣服的由来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正当安迷修看到火车停下游人们急着往出涌时,手机响起了特别关心的提示。他习惯性掏出手机看了看,是那家伙到站的消息。

我当然知道了,我还被派来接你呢。

默默在心里翻个白眼,准备把手机塞回口袋时安迷修却被抓住了手腕。

错愕抬头,他的目光直直撞进了一片星海。

那人开口了,尾音里带着笑意。

“好久不见,安迷修。”
“和我谈谈在成年后的第一个恋爱?”


后来安迷修问过雷狮他是不是早恋过。

“对啊。”那时的人正窝在自家的沙发上,自家的猫眯着眼睛趴在了那人腿上。“早恋是你,成年之后喜欢的还是你。”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司星 | Powered by LOFTER